被複製的感覺

11

今天已經正式進入懷孕37週,隨時都有可能進入卸貨狀態。(深呼吸~!)

來說一個關於複製人的故事。

一直到懷孕8個月,我都是在東京產檢的。許多朋友問我東京的產檢和台灣有什麼不一樣?就我去的公立醫院婦產科來說,就是助產士會嚴格注意孕婦的體重,不過在那裡不是每次產檢都有照超音波(有時候只有聽一下胎心音&量一下腹圍&子宮長度就結束了)。而且在那邊照的超音波真的很模糊,有一次枝豆陪我去產檢,一直對著螢幕小小聲問我說

「寶包的頭在哪兒呀!」

其實我也回答不出來,就算盯著螢幕半天也看不到。

那個超音波模糊程度要具體說明的話,大概就是拿10年前摺疊手機的照相功能去拍UFO那樣的解析度吧!

所以回到台灣,每次都只要支付100多元台幣就能照超清楚4D超音波這件事,真的讓我覺得感動又感謝到不行。

不過我的寶包很淘氣,每次去照4D超音波時,都會用小手遮住他的臉。讓我有一種明明把錢投到扭蛋機裡面,卻卡住硬是轉不下來的惆悵感。

每次要去產檢,我都會和寶包精神喊話說

「今天讓我看看你的臉嘛!拜託!」

終於在昨天的產檢,寶包把手挪開了一點,終於可以清楚看見他的眼睛,鼻子,嘴巴,還有臉的輪廓。

當下覺得好驚奇

「簡直就和我老公長得一模一樣耶!」我心想。

回家我把4D超音波照片傳給枝豆看,看完他也驚呼

「天啊!我被複製了!這不就是我本人嗎!OMG!」

「而且這個托腮的動作,我也很愛!」

就在他驚呼的當時,我突然想起懷孕期間我迷上了一些奇怪的食物,都是枝豆喜歡吃的。其中最變態的就是納豆,有一天我瘋狂想吃納豆,就衝去買了三盒,然後一次把三盒納豆當作點心吃掉(沒有配任何東西),吃完還竟然還覺得好好吃。簡直有一種被許瑞德侵入大腦的感覺,太恐怖了!

「好毛噢!!!你不覺得被複製了真的很毛嗎?」等我回神時,這個男人還在那邊鬼叫。

我仔細想想,如果這孩子不僅長相像你,喜歡的食物像你,甚至個性都和你一模一樣的話。該毛的人不是你,應該是我吧?

舉手發問,大家懷孕的時候,有突然喜歡上老公愛吃的東西,被許瑞德侵入大腦的經驗嗎?請與我分享^^

Filed under 手帳

明太子,本名劉季茹。東京在住自由撰稿人。 曾任流行雜誌編輯,2007年流浪到倫敦轉一圈後目前以東京為據點,繼續用文字和照片紀錄城市的各種面相。目前定期為雜誌/網站製作內容與撰寫專欄,內容以旅遊,美妝和人物採訪為主。Profolio請參考Work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