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女孩的紅色指甲油

12

今天來說說,我在倫敦工作的那家百貨公司的同事們。

當時在那家百貨公司工作,最有趣的事就是,在那邊會遇上來自世界各地的人。至於為什麼會來到倫敦,為什麼決定要待在這城市工作生活,大家都有各自的理由。

而雖然在同樣一個城市生活,每個人的價值觀卻是相去甚遠的。

我記得有一個印度大叔,很愛在午休時間來跟我同桌吃飯。而每次只要他一開口,講的無非就是關於阿拉真神的事,以及寶萊塢如何汙染了印度這個神聖的國家。

「你知道天體營這種東西嗎?我有次去義大利的ibiza島,居然就看到天體營,全部的人都脫光光,簡直就是對神的褻瀆。總有一天我要帶著炸彈去把那些脫光光的人都炸死!」

「而且女孩子穿得那麼暴露,不就是邀請別人去褻瀆她嗎?」

他故意對著一位穿著大露背裝,經過我們的伊朗女孩咆哮。

那個伊朗女孩我倒是蠻喜歡的,比起憤世嫉俗的印度大叔,她的世界平和了許多。

伊朗女孩長了一張無懈可擊的精緻臉蛋,在英國服飾品牌Ted Baker站櫃,每天看著她像時尚模特兒一樣展示那個品牌的衣服,我都覺得好像在看當季時裝秀。

女孩也很愛與我同桌吃飯聊天。

「我說,妳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有什麼意義嗎?」她問。

「可以啊~」我和女孩簡單解釋了自己名字的涵義。

「在妳的國家,大家的名字都有特別涵義嗎?」她又追問。

「大多都有吧!有些名字裡面藏有父母對孩子的期待,有些名字帶著祝福的意味吧!」

「真好!我的名字就沒有意義。只是某一種鳥的名字,也許這是我為什麼會飛離我的國家的理由吧!」她帶著羨慕的眼神。

「還有啊~妳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喜歡擦紅色指甲油嗎?」她伸出擦著鮮紅色指甲油的十指,對我晃了一下。

「因為啊~在我的國家,尤其是我的老家。如果擦著這種顏色的指甲油,還穿上這種袒胸露背的衣服,加上把頭髮大辣辣的秀給人家看,簡直就會被路人給扔石子砸死吧!」她苦笑,再甩了一下她那一頭亮麗的大捲髮。

我突然想起聖經裡面那位,犯了姦淫罪,身上被刺上紅色的A(adultery),以及被眾人扔石子的女人。

「所以,每次擦上紅色指甲油的時候!我就會覺得很自由喔!即使我再也回不到自己國家去,必須和我心愛的家人離得很遠。」她似乎挺滿意現在的生活,但語氣又帶點淡淡的哀傷。

而頂著一張黃種人臉孔在這間百貨公司裡面穿梭,也可以得到各種不同的對待。有些人會對我帶去的便當充滿興趣,時常要求和我交換菜吃。有人對東方文化充滿想像與憧憬,也有人覺得那與他的世界根本無關。

當然帶著敵意的人也是有的,一開始我覺得有點煩,甚至覺得那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歧視。不過終於我明白,那只是因為我們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同而已。

在那個百貨店裡,我們都像是一顆顆的洋蔥。帶著自己的根,特有的文化與想法,在那邊漂浮著。誰都不知道會不會一輩子扎根那個城市,會不會有哪天就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但這世界上就是會有人成天想著要去天體營放炸彈,有人覺得擦上紅色指甲油就已經很自由了,有人還是覺得皮膚顏色,長相就決定了那個人的價值。不過正因為這些不同,所以我們得以有機會學習體諒與寬容吧!

後來我來到東京。在這個有禮貌又乾淨的城市,其實還是藏著不少,讓我翻白眼翻到要跳針的事。不過那個時候,我就會默默地為自己擦上紅色的指甲油,提醒自己已經擁有的,奢侈的自由。

Filed under 手帳

明太子,本名劉季茹。東京在住自由撰稿人。 曾任流行雜誌編輯,2007年流浪到倫敦轉一圈後目前以東京為據點,繼續用文字和照片紀錄城市的各種面相。目前定期為雜誌/網站製作內容與撰寫專欄,內容以旅遊,美妝和人物採訪為主。Profolio請參考Work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