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趁嬰兒熟睡,把一直想看的東京女子圖鑒找出來一次看完。這部精巧的日劇每集25分鐘共11集,只花四個多小時就能一次很過癮的看完。很適合時間不夠但想看劇的人。

在追這劇之前我並沒有看任何評論,預期它大概會是個輕鬆有趣,主角造型非常精彩的日劇。但是就在我屏氣凝神地看完了整整十一集後,心中留下了好大一個驚嘆!因為它太寫實太驚悚了,是一部很深刻描寫日本女性心理,並且刻畫東京社會現狀的日劇。整劇用一種毒舌老鴇回憶人生走馬燈的口吻,敘述一個秋田出身,對著東京抱有憧憬的女孩在這個讓人目眩神迷的城市中打轉20年的故事。故事中描述著她在不同人生階段時住在什麼區域,和什麼樣的男人戀愛,然後就在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完全融入了這個城市時,才發現了一道隱形的,但永遠也跨不過去的牆……

(看到那部分的時候心裡面揪了好大一下,同樣以外人身份居住在東京,很能深刻體會那種感受!)

東京的各區氣質

女主角綾從秋田來到東京後(日本人稱上京),從三軒茶屋,恵比寿,銀座,豐洲一路住到代代木上原。她的服裝,妝髮造型,生活方式甚至價值觀都隨著居住區域不停地在變化。在某些日本人看來,這樣的「變化」可以稱為是「進化」,因為住的區域租金越來越貴,搬到豐洲時代表已經由單身租屋族進階為擁有買屋能力的中產家庭,最後到了代代木上原,也是東京人心目中「洗練的在地人」會選住的區域-必須有一定的經濟能力,過著時髦雜誌中描繪的生活方式,這在這區代表不管是經濟或是心理上都很有餘裕。

搬到東京來之前,我其實並不知道東京有著千面女郎般的多種樣貌。實際住了幾年後,才發現東京這個城市其實是由好多氛圍各異的區域拼湊起來的,閃亮亮的銀座也是東京的一部分,熱鬧的渋谷和新宿也是,像是清澄白河還有根津那樣寧靜的下町也是。但就像劇中呈現的,其實人們只會根據自己當時的生活方式在某幾個區域移動,所以每次跨區移動時我都會驚覺「這裡真的是東京嗎?」

每個區域的人們都有不一樣的氣質,有著不同的fashion sense,也有不同的價值觀,但很奇妙的是把不同區域的東京人聚集在一起又蠻容易分類出來。例如每次到自由之丘都會看到很多穿得很空靈,像是會出現在法國鄉村的人(會帶米色黑邊草帽,白色麻紗長洋裝的森林系女子),但是穿著那樣的服裝去電車車程只有15分鐘的渋谷就會顯得格格不入,我覺得劇中把東京的各種樣貌描繪的很寫實,會一邊看一邊點頭說

「對對對!三軒茶屋的人真的很愛穿牛仔褲!」

「去恵比寿的女生真的會穿這種有綴有皮草的外套」

「在銀座從事流行產業工作的人好像都很愛這樣的髮型配耳環」

如果在東京逛街,會發現即使是同一個品牌,在丸之內店和銀座以及恵比寿店的陳列還有品項顏色就是會有點不一樣。前往東京不同區域的時候,我也會思考一下穿什麼樣的服裝和那邊的氛圍以及街景比較搭配。我覺得這個是在東京移動時蠻有樂趣的一件事,而這件事在此劇中有很精闢的描繪。

劇中的服裝和髮型真的很精彩,光這部分我就覺得很有看頭。

從三軒茶屋到銀座之路

所以住在銀座就是比住在三軒茶屋來得高級嗎?我覺得倒不一定,但在這個城市生活的確有不少人會用居住的區域來評斷你。

「喔~你住在三軒茶屋啊!那邊好方便,又離渋谷好近,不少年輕人喜歡住那邊呢!」

「哇!住在銀座。晚上有好多很棒的bar可以去小酌一杯呢!」

活動區域代表生活方式的改變。

偶爾在東京會聽到「十幾歲時渋谷出道」,「三十幾歲就該銀座出道了」的說法,在很會幫廣告下slogan還有在媒體創造新名詞新人種的社會中,人們很常就在腦子中install的那樣的價值觀。有時候看到日雜封面下的標,都會覺得那媒體真的要幫拜金主義負起很大的責任,「三十歲就該拿三十歲的包」,「名片的質感代表你這個人的價值」,「四十歲後就該靠著最先端美容決勝負」老實說每次看到都會覺得這樣的價值觀感覺有點無腦太過物質(但不下那樣的標好像又不行,總之閱讀的人應該要用自己的理性思考判斷),但同時這又反映出了這城市的主流遊戲規則,就像電玩中的打怪遊戲一樣。

征服的惠比壽下一關就是銀座了,三十歲之後就該踩上Melanno Blahnik,當完成了這些任務代表你進入的「東京人生勝利組」族群,當想要打進城市中主流,就算不喜歡遊戲規則也不得不玩。

(其實也可以不要玩,就做個非主流的人)

這部份我也覺得很精闢,看得頻頻點頭。

隱形的牆

主角綾離婚後,港區的友人要幫他介紹男友的那一段讓我印象好深刻。

「我們港區的人是不會跟港區以外的人結婚的!」(但是因為你離婚了所以當我的情婦也不吃虧)

「青蛙還以為自己跟公主一樣,但是公主可以去舞會,青蛙只能在田裡面呱呱叫。」

其實也不是只有在東京才有這樣越不過的牆,某些時候你的家族,社會地位其實早就默默決定了妳是怎樣的人種。在東京人的眼裡,即使已經是知名品牌經理,過著有餘裕的生活,綾依然是「來自秋田的鄉下女孩」,即使在秋田的同鄉人的眼裡,她已經變成了閃閃發亮的東京人。

故事中灰姑娘可以踩上玻璃鞋就麻雀變鳳凰,但是事實是在踩上玻璃鞋前,妳必須擁有一雙經過定期除毛,常去SPA按摩的美腿,然後還要有來自上流社會Party的邀約,並且擁有從小就在上流社會打轉,耳濡目染習得的社交禮儀,才襯得上那雙鞋。

外貌,工作最後還是敗給了家世。

看到這邊覺得編劇好殘忍超腹黑,但是又覺得太貼近真實了。

至於結局我覺得安排得很好,除了女主角穿皮草牽狗散步實在讓人聯想到壹零壹忠狗那個巫婆外,我喜歡那個讓人意外,不用正義使者觀點踏伐批判主角價值觀的句點。

「將來會變成什麼樣的人,妳自己現在也還不知道吧!遊戲雖然很危險,但是又讓人沈迷在其中無法自拔呢!」(啊~這就是人生!)

覺得是一部很好看,很深刻的日劇。能在劇中一次窺見城市中多種價值觀,並且看完後會想重新審視住在這城市中的自己的心態。推薦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