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時間好快,已經到了年底。我的小王子還沒有要從他的星球來,所以繼續說故事。

今晚說一個關於關於跨年夜的故事。

記得2000年底的時候,我飛到紐約去跨年。那時候為了和遠距離的男友見面,一個人提著兩個巨大的皮箱,鼓起勇氣就飛了出去。現在回想起來,對於當時那個年紀的我來說,真的是很大的挑戰。

記得那一年紐約下了很大的雪,很冷很冷,冷到我在路上大約走個三分鐘就要逃到有暖氣的店裡面避難。

但是讓人打寒顫的還不是極冷的天氣而已,一見到遠距ex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即使再遲鈍如我,都一眼就看穿對方已經心不在了。

即使是那樣,當時的我總覺得搞不好感情會再回溫的吧!即使是我在ex的信箱裡面看到令人難過的照片還有信。

那個感覺就是,「啊……」

一直到現在都還無法具體的描述那個「啊…….」的心情,是眼看著心愛的戒指掉到水溝裡呢,還是好不容易趕到機場卻眼見著飛機飛走呢,或者是好不容易要排完的骨牌陣,被自己一個噴嚏弄得瞬間全倒。

總之我帶著那個藏在心裡面的「啊……」,強裝出笑容,和ex到了時代廣場去跨年。

還記得時代廣場的跨年真的很熱鬧,不早點去還沒辦法進去。我戴上寫著2001的墨鏡還有Party用的高帽子,總之就想要想辦法把自己裝得很嗨,但是那個「啊……」還是在我心底深處吶喊著。

沒把話給說破,跨完年我默默地離開紐約,回到台北。

一直等到ex完成學業回來,正式與我劃下句點。那個「啊……」像是被淋上汽油點了火,讓我心中燃燒了起來。

記得當時無名還很盛行,我開始每天晚上睡不著,半夜都在上面寫文章發洩。也許就是當時開始了天天寫日記的習慣也說不定。

我寫了很多帶有強大負面情緒的文章,例如「擺脫爛男人教戰守則」,「幸福的青鳥都只不過是下了雨就開始褪色的雞」blahblah,總之就是現在的我根本不敢再回首看的東西。

後來好幾個跨年夜,我都是一個人過的。因為其實也不是很喜歡人潮眾多的地方,寧可一個人安靜地把今年變明年。

直到過了很久之後,我到了倫敦,遇見枝豆。某一年年底,我問他要怎麼過?要不要去倫敦眼附近看煙火?

「我才不要!那天一定人好多!」他說。

「那就靜靜地跨年嗎?」我以為靜靜地跨年,是一個人的專利。

「對呀!靜靜地跨年,不好嗎?」他又問。

那一年的跨年,枝豆約我去超市買了一隻全雞,然後做了迷迭香烤雞跨年晚餐。之後他又不知道從哪邊變出了仙女棒,我們就在夜晚的湖邊點燃了仙女棒,淡淡地,平靜地度過了那個跨年夜。

那一刻我終於明白了,就算沒有了煙火,沒有了派對,也沒有禮物,但是還是能讓你覺得能一起迎接新年真是太好了的人,那才是你命中註定的那個人。

ex後來找到他的真命天女,變成了好爸爸。而我也遇見了枝豆,如今都已經要當媽媽。我終於終於才明白,背叛我的其實不是那個多年來被我認為冷血的ex,而是那個明知道已經無法繼續下去,卻還是遲遲不願意醒來的我自己。

祝福今年的跨年夜大家都安好,不管是一個人,兩個人,或是一群人。跨過了今年,明年一定有更多美好的事情在等著。

pic某年和枝豆跑到巴黎過新年拍下的照片,人生總會有蕭瑟的時刻,但終會遇見某個人來為你點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