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

今天來分享一下,枝豆來台灣時觀察到的有趣大小事。每次他和我分享這些心得的時候,我都覺得這真的是外國人才會有的特殊觀點,這邊就分享給大家順便當作紀錄。

枝豆每次一入境台灣,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吃便當。

不過他倒是沒有指定一定要吃什麼便當,反正只要是便當它都喜歡。我老家附近有一家雞肉飯x控肉飯雙拼便當他超愛,有一次爸媽就提議,要不要乾脆就去店裡面吃。結果當天吃完之後,他居然跟我說:

「我覺得還是裝在便當盒裡面比較好吃耶~!」

「為什麼呀?」

「因為我覺得便當的精髓就在於定量啊!每一種菜都一點點,吃完會讓人有剛剛好,甚至是意猶未盡的感覺。如果可以一直加點,就會貪心地點過多,然後吃不完又覺得難受。」他說。

原來這就是日本定食的概念嗎?菜的種類可以很多樣,但是「定量」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還有一次,也是在我老家附近散步。枝豆突然說

「我喜歡這個沒有被資本主義入侵的淳樸小鎮。」

「怎麼說?」

「你看,小籠包的店面招牌就只寫小籠包,早餐店也只寫早餐或是豆漿,水果攤也只寫水果。還有好多小攤根本就連名字都沒有,不覺得特別可愛嗎?」他笑。

上一次他來台灣,突然也提出想要看電子花車表演的提案。好像是最近日本人把台灣電子花車的表演方式帶到日本的藝術季去,他們覺得相當有趣,想看看台灣的原汁原味表演是什麼模樣。

「而且還想看看,去看電子花車表演的主要客群是哪些人!」

有次爸媽開車帶我們經過那種檳榔攤很多的產業道路,枝豆也是一直問我說:

「穿比基尼的小姐到底在玻璃窗小店裡面賣什麼東西呀!」

後來我們就買了一包檳榔回家,其實大家也都沒吃過,最後就在家吃得滿嘴通紅然後所有人一起尖叫。記得枝豆一直張著血盆大口說他頭好暈。

還記得第一次帶枝豆到台灣時,我們吃了一個台幣65元的排骨便當。之後他就很喜歡用排骨便當來計算台灣的物價,例如經過星巴克他就會說

「我不敢相信有人願意花兩個排骨便當的價錢去喝一杯咖啡!我寧可吃兩個排骨便當!」(對枝豆來說,咖啡貴過正餐很不合理。)

「搭計程車沒有非常貴耶!通常花二~三個排骨便當就可以到目的地。」(日本搭計程車比台灣貴很多)

「這襪子只賣1.5個排骨便當的錢好超值喔!」

還有一次我聽到他和日本朋友分享說,台灣人在中秋節,會相約在便利商店外面烤肉賞月,日本朋友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當下我也覺得很妙。

而且他每來一次台灣就會變的更台,喜歡的食物從羊肉爐一直延伸到釋迦還有菱角(另外也喜歡香蕉和芒果,因為台灣的香蕉和芒果在日本都算高級水果。然後一直堅持芭樂不是水果,因為就口感和甜度來說,芭樂應該被歸類為蔬菜XD),想看的表演有電子花車和廟會布袋戲,下次若他來台灣若有什麼有趣的新發現,再和大家分享。

(有一次我和一群外國朋友聊天,聊到台灣的喪禮有燒紙錢,還有燒紙房子&車子等等的習俗,大家都覺得超有趣,有一個義大利朋友當下就說~天啊!我至少在人生最後的最後,有機會得到一台(紙作的)藍寶堅尼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