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o

晚安。今天來說個比較輕鬆的故事。

其實從倫敦剛搬回東京的時候,枝豆的體重遠遠地比現在多了20多KG。

不過這20多KG真的不是平白無故來的,當時在倫敦真的沒有什麼好吃的東西,除了自己煮的餐點之外。我們時常一外食就不小心點了炸魚薯條,或是吃了甜得很誇張的蛋糕和甜甜圈(我想到當時甜甜圈我可以一口氣吃6個,就感到罪孽深重)。到了晚上,冷冷的天氣也讓人特別容易肚子餓,我們就時常去買炸雞或是沙威馬,然後買這些東西,又會有加一鎊就多給跟山一樣高的炸薯片的優惠。我們通常都會加點,然後又在薯片上面撒超多的醋&番茄醬。

接著這麼恐怖的宵夜又配上啤酒或可樂。

就這樣連續吃了四年,我大概腸胃吸收不好沒有胖到很誇張,倒是枝豆一天天地像是在上演飲食男女真人版,簡直像是一層層地穿上了肉胎衣。除了雙下巴部分越來越像肯德基爺爺外,開車的時候都覺得他的肚子頂在方向盤無法動彈。

真正讓我們都覺醒的那天,是回到東京之後。也讓我深感環境對人的影響之大。

因為在英國,大家的身型都蠻巨大的。讓我和枝豆一直誤以為自己非常瘦,我還被英國女生問過說是不是有厭食症。不過一回到東京,一搭上電車,突然發現我們兩個好像巨人。

當時開始在東京工作的枝豆,開始對自己的外表在意了起來。加上我們就要拍婚紗還有辦婚禮了。有天他就邀了我一起去家裡附近的健身房參觀,當天健身房有個笑容甜美的教練還幫我們作了簡單的BMI質測驗。

當時雖然我的驗出了標準值的結果,但永遠都忘不了枝豆的BMI報告出來的時候,他的表情有多嚇人。

我只記得枝豆站在BMI檢測機上,然後機器吐出了一張長長的紙條,紙條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數字,還有兩個鮮紅色的,連當時不會日文的我也可以瞬間秒懂的漢字

「肥……滿……」

那兩個紅色字很大很醒目,就好像古時候印在肉餅上面,大大的肉字一樣(或是孫悟飯衣服上面的飯字)。枝豆的臉馬上變得鐵青。看來日本人雖然說話很迂迴又很客氣,但是可怕又直接的訊息,倒是會交給機器來傳達。

枝豆和我當下就加入了一年期的會員,回家的路上他一直捏著那張寫著「肥滿」的紙,一路遷怒那位可愛的健身教練。

「會不會太過分了啊!虧她長得一付人模人樣的,但是用字卻這麼刻薄惡毒!」他氣呼呼道。

「又不是她說的,是機器判定的啊!」我笑。

「好!我就一年內,瘦給他們看!!!」他簡直就像超級賽亞人般地,眼睛都有火焰,頭髮都要豎起來了。(是說是要瘦給誰看?)

所以那一年內,我們幾乎一週都去三~四次健身房。每次去就是游泳,跑步,加上騎腳踏車(對的!就是三鐵)都來,家裡面的晚餐也是依照,當時很紅的tanita食譜來料理。

一年內,枝豆就減掉了20多公斤,衣服一路要從XL換到XS。

我一路看著真人版媚登峰在我家上演,一邊覺得勵志,一邊真心覺得要減重真的只有少吃多動一途,當然一個能夠冒著生命危險對你當頭棒喝,說出真話的人也很關鍵。

懷孕後,我的體重也直線上升,有時候都有點怕會超越現在已經可以稱得上是瘦子的枝豆。剛剛晚餐後和枝豆facetime

「妳真的都只有胖肚子耶!臉都沒有胖耶!」枝豆說。

「真的耶~好像臉都沒有什麼變!」和枝豆&公公一起晚餐的親戚說。

等到手機傳到公公手上時

「媽呀!妳怎麼胖成這樣啊!」

嗯~我立刻打消了吃飯後甜點的念頭。

這個故事是要說,忠言固然逆耳,但我們必須要真心感謝那位肯對我們說真話的人。20KG雖然會悄悄的來,但它可不會悄悄地走啊!

P.S.補上一個東京人為什麼都很瘦的小秘密給大家,就是在東京,真的要走很多很多的路,加上在電車上大多時間都是站著的,所以大家的核心肌群都很強大。東京人最厲害的一點就是,根本都不需要電車上的拉環,就算電車剎車的時候他們都可以不動如山,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