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637

晚安。繼續說故事。

今天要說的是如何一秒得罪公婆的方法~請大家千萬要注意不要和我一樣XD

剛到日本的第一年,雖然有去上語言學校,但日文程度實在太差,所以一直以半文盲狀態在東京生活著。當時最害怕遇上片假名,連要用片假名拼出日文的麥當勞我 都拼不出來(是說英文店名幹嘛一定要用日文標示呢我真的不懂~),而且某次光要找Sogo百貨,結果人家用片假名ソゴ寫,我就可以路過它N次仍然不知道它 就是Sogo。

若收到包裹或是郵件不在通知票(有郵件送到家無人收時會放的通知書),要打電話請快遞再送一次貨,OO請按1 XX請按2 OOO請按#我就要聽個好幾次才聽懂,每次聽完感覺都死掉好多腦細胞。

要去藥妝買藥前,我都會在家裡面先把要問的句子寫好反覆複誦再去,但還是有一次一直忘記句型,我一直比手畫腳,張嘴卻吐不出字,結果對方竟然問我需不需要助聽器。

拜訪洋食餐館都要把菜單上的字一個一個唸出來才知道那是什麼菜,不過大部分是唸不出來也不知道那原本是法文,義大利文或是西班牙文,總之每次去吃洋食餐館我總是抱著摸彩的心情去的,因為老是會點到我預期以外的東西。

在單字量超有限的狀態下,和日本的家人聊天時也常因為不小心把日文shuffle(洗牌,順序重組)鬧了許多笑話,有兩次讓枝豆和公婆印象深刻的例子,現在枝豆還會時常拿出來取笑我。

某次在家族聚會上,公公問我最喜歡吃什麼。當時我非常迷戀居酒屋「鳥良」(とりよし/TORIYOSHI)家的炸雞翅。就興高采烈地回答

「としより/TOSHIYORI/年寄り」

當下參加聚會的人都愣住了,因為我居然把「鳥良」說成了「老人家」。眼看枝豆冒了一把冷汗,還好公公很幽默,馬上就說

「哎呀!那我們這群人下次見到妳都要小心噢!」來幫我圓了場。

還有一次是和婆婆兩個人單獨出門。每次和婆婆出門都會腦細胞死很多,因為時常遇到冷場無話可聊的狀態,有一次我看到許多烏鴉在附近盤旋,想說也是個話題,就跟婆婆說

「日本有好多烏鴉喔~!」

只見婆婆臉一陣青一陣白。接著跟我解釋說,人老了之後頭髮都會變得很稀疏,尤其是頭頂的部分。所以許多老太太都會買那種可以一整片放在頭頂的簡易假髮來增加髮量。

「本來還以為我買的這頂很自然呢!沒想到居然被妳一眼看出來!」

當下我心想說死定了,因為我把「烏鴉/からす」給說成「假髮/かつら」了。當天回去立馬把這件事跟枝豆稟報,只見他一邊笑到噴淚,一邊囑咐說婆婆最在意外表了,叫我以後日文單字要好好記,千萬不要再隨意shuffle了。

現在我已經不會再犯這些日文錯誤,接電話也不會再緊張得心跳加速到一分鐘跳兩百了下了(以前每次電話響,我都覺得好像一顆手榴彈在我手裡即將爆炸),但回想起這些過程,覺得雖然艱辛還是挺有趣的。不知道大家在語言學習路上有鬧過什麼笑話嗎?請和我分享^^

(P.S.現在和婆婆碰面時,我完全都不敢提到任何一個有關頭髮的單字XD有一種已經踩到地雷了,所以千萬不能把那隻腳移開的覺悟。)

晚安!

更多的故事在
http://www.mtkomtko.com/category/note/

pic N1221是在中目黑一間我很喜歡的簡餐店,他們家的炸雞定食總會讓我想起台灣的便當。^^外面的飲料販賣機被噴上了「TOKYO IS YOURS」字樣我每次看到都會會心一笑,但是從前年開始YOURS就被海報給遮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