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晚安,過完今晚,2016年就要劃上句點了。不知道今年大家過得如何呢?要在這邊謝謝大家一年來的陪伴,讓我能夠心暖暖地度過每一天,謝謝^^明年也請繼續指教。

今天晚上要說說,關於歸屬感這件事。

我一直覺得歸屬感這東西很妙,它是一種很主觀的情感,並不會因為熟悉就產生,也不是因為某個環境或是人對你張開雙臂,就能輕易獲得的東西。

初到東京的時候,我很急著要找到歸屬感。

和從台北跑到倫敦時的心情很不一樣。在倫敦,我有明確的目標,想要學習的事情很多,想要探訪的地方也很多。小的時候我讀了很多以英國作為故事舞台的書,所以每到放假我就想去探訪書中的場景。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讓我覺得自己並不需要太過在意歸屬感一事。是因為倫敦這城市,我準備好好探索完它就回家去,並沒有長久留下生活的打算。

而東京不一樣。在這裡,我結婚了,但對於這個城市很陌生。我無法用日文與人交談,也沒有朋友。走進一向能讓我安心的書店,打開書,發現自己是文盲。

「這麼想想,好像不管喜歡還是不喜歡這裡,我也回不去了。」

某天我突然發現這件事,但是當時我已經開始在東京生活了一陣子。

枝豆變成了像是圖釘一樣把我留在這個城市的唯一理由。東京很有趣,很乾淨漂亮,有許多很美的街道和商店,有吃不完的美食。不過這些並沒有給我帶來歸屬感。

剛在東京生活的第一年,我很訝異最能讓我感到自在的地方,居然是六本木。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那邊外國人居多,大家都說著英文,大家都不熟悉東京。

我總覺得,在那邊我能覺得放鬆。因為我和大家都一樣。

好長一陣子,我時常在覺得內心空空的時候,就會跑到六本木去。跑到六本木之丘的66廣場坐在那兒,靜靜地看著東京鐵塔。然後拍下它當天的模樣,接著在筆記本上寫篇簡短的日記。漸漸地,我找到自己和這個城市的接軌點。每次當我看見東京鐵塔,我就會莫名的安心。因為對我來說它就像是圓規的針腳,讓我可以不斷的延長半徑往外自在地畫圓。

而真正開始對東京產生歸屬感,是我開始試著離開它之後。

這麼說也許很弔詭,不過就在我因為採訪工作能稍微離開東京,去東北,去北海道,去大阪京都,去奈良,去沖繩後。每次在清晨的時候拖著行李箱離開,搭上新幹線。我總會回頭跟自己的家,還有東京車站道別。而每次再次搭乘新幹線再回到東京站,看著車站內洶湧的人潮,我都會在心裡面說「ただいま!」(我回來了!)

終於,我在東京找到了屬於我的歸屬感。

仔細回想,好像也是在離開家,離開台灣之後,我才開始對於屬於這裡的一切特別依戀。家才是那個圓規針腳,讓自己的人生半徑不管拉多長,都能站穩腳,安心地,充滿勇氣去冒險的原動力。

我終於明白,要得到歸屬感的方法,並不一定要身處在其中。歸屬感來自於即便妳離開了,卻仍然感到依戀的那些人事物。

暖暖的跨年夜,願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歸屬感。